一朵很丧的Ad

一朵很丧的Ad

 
   

【Prompto x Noctis】【v13+15】Atavism!【上】



双普诺,13v的哥哥组+15的小崽子组。

轻松愉快又愚蠢的半兽化梗!半兽化!喵化Noct!后期兽化x4!

原著背景衍生AU,兄弟设定,四人同居设定,路西斯太平盛世!!

神特么神奇的路西斯魔法的副作用!!

夏日高温使人智障,坚持为自己的智障找借口。【叉腰


脑洞有点长,分个上下篇。


超级智障小朋友的文风!!这个夏天拒绝思考,太几把热了。【【



==============



【1】

“所……所以,所以这样真的没事吗……Noct……”

Prompto的语气透露出疑惑不安甚至稍微有些不合时宜的好奇,但就算任何一个普通人看到此刻蜷在床上的Noct大概都无法不表露出一些罕有的表情,尤其是当那双毛茸茸的黑色猫科耳朵在青年的发丝间活脱脱地抖了抖,表现出十足的活力,从两腿间穿过来的尾巴尖正一摇一摆着。而黑发青年对于自己身上出现的动物特征却看上去一点也不意外,而仅仅只是露出了厌烦的情绪。


“不用担心……”Noct啧了一声,揪了揪自己的猫科耳朵,耳朵敏感地向后背了一下,他企图解释,“这个是……Lucis魔法造成的副作用。”



Noct今早一睁眼,光是看到床褥另一边的Prompto瞠目结舌的表情就该知道发生了什么。Noct两只手拽着取代了人耳的猫科大廓耳,猫尾巴藏在两腿间,显得有点恼羞成怒,而Prompto接下来的大呼小叫又成功把隔壁寝室里正赖床的Argentum和客厅里的Noctis招引了过来,这下Noct变得更沮丧了。


金发的高个子青年,Prompto那不怎么正经的哥哥围着床铺转了两个弧形,摸着下巴盯着Noct看了一阵,然后把目光投向站在房间门口的,明显不想参与进来的Lucis王室的长子身上,“你偶尔也会变成这样吗?”


Noctis站在那儿,脸上的阴郁一扫既过,他总习惯了保持脸上无懈可击的淡然神色,而恰巧他现在正穿着正式的西服,准备回到王宫出席下午的某个新闻发布会。这让他看起来对于自己弟弟产生的异变毫不关心,或者说,习以为常。他摆弄好腕上的手表,确保它的指针不会与Lucis的时间相差一分一毫,然后才抬抬眼睛,回答Argentum的疑问,“这是魔法失控导致的暂时性返祖现象,只有疏于调和魔法与自身平衡的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好吧,这无疑是赤裸裸地批评。Noct撇了撇嘴,耳朵别在脑袋两边,他承认自己觉得这有些丢人,尤其是被Prompto看到了他这幅奇怪的样子,要知道他前几次返祖的时候都是在王宫,一个人躲在屋里等副作用过去总还算不太难熬。

“所以,你没有出现过这种现象。”Argentum对Noctis用了肯定语句,然后靠过去非常狗腿地为王子殿下捏尖肩膀两侧的西服肩角,嘴巴凑到对方耳朵边小声且飞快地补充一句,“虽然我真的很想看看你也变成这幅模样,一定很可爱很性感。”

Noctis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长子殿下的高尚涵养在经过Argentum多年暧昧淫秽言辞的洗礼后又上升了一个台阶,他波澜不惊地调整了一下领带的松紧,最后看了一眼蜷在床上正懊恼地用尾巴拍打枕头的自家胞弟,叹了口气,“你能照顾得了你自己的,对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能!我能照顾好Noct的!”Prompto自告奋勇地举手,“我有养猫经验。”

我并不是一只真正的猫……Prompto。Noct腹诽。

Noctis看了看Prompto,“事实上……你在这段时间里不该靠他太近,这种返祖症状会传染,他现在身边的魔法磁场很不稳定。”

“我也会变成猫吗!”Prompto伸向Noct的手条件反射地缩了一下。Noct有些受伤地耷拉下来耳朵。Prompto见状立刻非常懊悔地靠过去一把抱住他,“没关系,我变成什么都无所谓啦!”

“不一定是猫吧,什么动物都有可能。”Noctis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车子已经在楼下等我了,会议召开的这三天我都住在王宫,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Ignis。”

“我送你下楼!”Argentum赶紧去玄关穿外套。

“……还不是因为怕被传染才不回来的。”Noct小声地嘀咕,又把自己缩回一团,尾巴尖不高兴地摇摆。


【2】

车子确实已经等在楼下了,Noctis确信Ignis肯定正坐在后座上频频抬手看表。他因为Noct的事情耽误了五分钟,而这事实上真的不被紧凑的行程安排所允许。而此刻Argentum正伸手勾住了他的手臂,这顿时令Noctis感到有些暴躁。

“嗨,嗨,亲爱的。”Argentum拉住王子殿下的胳膊,企图稍微阻断一下对方的步伐,“别着急,你还有得是时间。”

“我已经迟到了,我不能让父亲——”Noctis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捏住下巴猝不及防地接受了一个深吻。

金发青年无比强硬地将一吻进行到底,任凭Noctis怎么用力扳他捏着他下巴的手,持枪专长的强大握力令他很有信心来忤逆王子殿下无声的命令。

这是楼门口的视觉死角,不会被烦人的记者偷拍,没有讨厌的闪光灯,Lucis的长子在他怀里的时候总显得灵动又曼妙,媒体下的白炽灯把他照耀得像颗捂不住的钻石,而Argentum一点也不喜欢那么多人的目光赤条条地落在他的宝贝身上。


待Argentum主动结束这个足够长久的亲吻,Noctis的下巴上几乎印上他泛红的指印,不过没什么关系,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消失。Argentum快速地捏了一下对方的耳垂,然后松开了他,“现在你可以走了,殿下。”

“你一定要这样吗!”Noctis恶狠狠地用手背摸了一下唇角,他肯定自己的嘴唇现在一定又红又肿,一会儿上车必须拿毛巾沾水热敷,他可不想走进会客厅的时候让鸡贼的记者们抓到任何一点花边新闻。

“在你还没准备召开发布会来公开你我的恋情之前,说真的我没什么安全感。”Argentum替Noctis打理掉衣领上多出的一个无关紧要的褶皱,“好了好了,快去吧,亲爱的殿下,我保证会照顾好楼上那两只小家伙的。对于Noct的返祖问题,也许我咨询他自己比咨询你要更省事一点。”

“别离他太近,你和Prompto没有魔法屏障都是磁场的易染体。”Noctis剜了Argentum一眼,他转身边朝车子小跑过去边腹诽——

是的,他可不他妈的想几天以后回到家看到有三个冲他摇尾巴的小畜生。




Lucis的高贵长子殿下又偷偷骂脏话了,算了吧Lucis的众神,再原谅他一次吧。




【3】

Noct在客厅里踢啦着拖鞋,每走一步都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他的裤子被迫解开带子松垮垮地挂在胯骨上,这样才得以将那根正垂着的纤长猫尾巴从尾椎骨的位置伸出来。Prompto正在厨房里给他热早餐,异变成猫科动物后提升了Noct嗅觉的敏感度,所以他轻而易举地闻到了厨房里飘出来的甜甜的牛奶味道以及烤面包的焦香以及,胡萝卜的腥味?


“Prompto,你在干什么?”Noct探头进厨房。

“热你的早餐啊,你起床起得太晚啦,早餐都凉了。”Prompto一转头就对上一张满是怨念的小脸,而Noct的眼睛在看到锅里熟红的胡萝卜时瞳孔立马像真正的猫一样变成了警惕地针刺状,“谁早餐会吃胡萝卜啊?”

“啊,这个,这个是——”Prompto忍不住去观察此刻Noct的一颦一笑,变成猫什么的太有意思了,感谢Lucis的魔法能有如此可爱的副作用,“之前Ignis采购回来堆在冰箱里的,他说最好每天都吃掉一点,免得最后浪费。”

Noct甩了甩头,对Prompto的说辞表示不满,他从早晨起床直到现在没有任何一件事能让他高兴得翘起那该死的尾巴,他中午想吃鱼,一定要吃鱼,没有这个盼头的话他过不下去了。


“我中午要吃鱼。”于是他说道。

“啊,好啊。”Prompto开心地笑了笑,“我看到冰箱里正好有储备鲜鱼!Ignis好厉害哦,在食材上简直什么都能考虑到!”

才不是什么都会考虑到的。Noct瞪了一眼Prompto正倒进盘子里的熟胡萝卜片,连一旁的牛奶和面包加枫糖在胡萝卜片的味道里都变得不那么美味了。


“对了!……Noct,”Prompto把盘子端到餐桌上,Noct已经在桌边落座,他两只手撑着双腿间的椅子边沿,身子前倾,本能地去嗅杯子里牛奶的香味,毛绒绒的耳朵竖着,表现出满满的好奇,猫态尽现。Prompto在他对面坐下,咬着嘴唇,眼神一刻也无法从对方身上挪开,尽管唇齿间嗫嚅的话语总是有点欲言又止,“话说……那个……”

他好像下了多大决心似的,然后鼓起勇气冲对面正捧着杯子小口喝牛奶的Noct说道,

“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吗?”


Noct愣了愣,猫耳朵也顺应心情略显狐疑地抖了抖,这不算什么多过分的要求。他刚想不假思索地乖乖点头,但视线在触及盘子里的胡萝卜时及时停住。


屁股后面的猫尾巴来回扫着,怕是在思考什么坏主意。


“那你可以帮我吃掉胡萝卜吗,而且不能告诉我哥哥或者Ignis我没有吃蔬菜。”Noct说道。

“啊,哦…………这个……”Prompto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胡萝卜片,然后把视线撇到别处,手指尖不安地挠挠脸颊,“……可,可以哦。”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复,Noct勾勾嘴唇,眼睛眯起来,看上去心情转好。他歪歪头,然后低下一点,“那么你现在可以过来摸了。”

“哎——哎……真的可以吗!”Prompto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犹豫了半秒钟,然后慢慢绕过桌子走到Noct旁边,小心翼翼地抬起手,还没来得及落下去,Noct的脑袋直接贴到他腹部蹭了蹭,猫耳朵自然而然地钻到Prompto的手心底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

Prompto的内心在尖叫在拼命扑腾,然而他表面上只是紧抿住嘴唇,脸颊涨得通红。就算他早就不知道和Noct做过多少次那档子事,但Noct在他心里依旧充满神圣。像这样主动地投怀送抱,Prompto仍然感到受宠若惊,幸福得要起飞。更不用说Noct现下正用脑袋拱着他腹部一副求抱抱求摸摸的样子要多甜美有多甜美。

猫耳朵的手感很柔软,Prompto轻轻捏捏耳朵尖,然后只是把毛绒的耳朵拢在手心里,他发现只要捏猫耳的耳廓,Noct的眼睛都会眯起来,同时猫耳朵有些敏感地颤一下,超级可爱的反应。


“Prompto,你心跳得好快。”

啊啊这个角度。Noct正仰起脸看他,下巴搁在他的腹部,而Prompto俯视着Noct,看着对方灰蓝色的眸子因为向上看的缘故而睁得明亮杏圆。Prompto另一只手不禁顺着对方拉长的脖颈上移,随后手指拨弄着轻轻骚挠Noct的下颚,像爱抚真正的猫咪一样。

Noct的眼睛闭起来,喉咙里发出一声小小的嘤咛。Prompto瞬间感觉自己下腹某个部位被一股子热流击中了。不行,不行不行,Noct连早餐都没吃,不会有力气……不对,不能想那些东西。

“牛奶……牛奶要凉了!”Prompto叫了一声,然后推住Noct的肩膀把他毛绒绒的脑袋从自己身边拉离一些。后者不解地看着Prompto,屁股后面尾巴尖一摇一摆地表达着疑问,完全不自知自己对Prompto做了什么事。



玄关处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不一会儿打着哈欠的prot Argentum就重新出现在了客厅里,他显得尚且困倦的眼睛将目光在餐桌旁两个弟弟身上扫了扫,然后挥挥手,“我要补觉了,没事别打扰我,有事也别打扰我。”

金头发家里不靠谱的哥哥总是表现出一副有点流氓又懒散的脾气,Prompto实在不明白Noct的哥哥是怎么忍受这样的家伙的。


眼见Argentum这家伙就要跨进寝室了,结果他顿了顿绕了一圈又回到餐桌边。Prompto去厨房里洗盘子了,Noct正团在椅子上啃面包。一只大手压下来,Noct的脑袋连带猫耳朵猝不及防就被一通毫不客气地大力猛揉,吓得Noct差点喵地一声大叫出来。

“我的天,”Argentum还不停手,“这耳朵上有神经的?”

“废话——!!”Noct愤怒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不让他继续蹂躏,“我让你摸了吗——!”

“别这么小气嘛,”Argentum毫无歉意地笑笑,“话说你哥哥真的一次也没像这样返过祖嘛?”

Noct哼了一声,不太想理他,但是又想让他赶紧走,于是干脆打发,“反正我没见过。”他也没有扯谎,他的确没见哥哥出现过这种状况,毕竟能让魔法运用娴熟如一的Noctis出现魔法不调的漏洞还是挺难的。

“好——可惜啊,”Argentum挠挠自己一头乱翘的金发,“所以呢,你这个现象需要有什么治愈措施吗,比如Sex一次就会变回去什么的。”

“并,并没有这种操作——!这个会慢慢自己褪下去的——”Noct依旧捂着自己的脑袋,尾巴也蜷起来绕在腿根上,一副对Argentum无比抵触的样子,“不用你操心——!”

“是是,你们最乖了,完全不用本哥哥大人操心。”Argentum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往自己卧室走,“拜拜小猫咪,我去睡觉了,下午还要在电视上看你哥哥的新闻会。”




Prompto擦着手从厨房出来,就看见Noct在客厅沙发上缩成球玩手机,感觉气场有点委屈巴巴,但是餐桌上的牛奶和面包倒是都吃完了。

“怎么了Noct——?”被厨房过大洗碗时的水声以及太好的吸油吸噪音墙板完全隔绝的Prompto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令Noct不太高兴的事。他端过餐盘,一边拿叉子将剩下的尚有热度的胡萝卜片叉进嘴里,一边在沙发上挨着Noct坐下。

“Noct?”Prompto碰碰他的尾巴。

“没什么啊。”Noct嘟囔着。他只是刚才被prot Argentum捉弄得有些有气无力而已。

Prompto伤脑筋地看着Noct,随后又忍不住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Noct灰蓝的眼睛抬了抬看向Prompto,然后胳膊撑着对方的大腿把脑袋仰起来。

这么近距离地看着Prompto的脸,Noct由衷感慨同是一家血亲,相貌如此相似,怎么Prompto就这么让他爱恋,反之那坑爹的金毛哥哥怎么那么欠揍。

“还是你最好了,Prompto。”他小声感喟。

“哎——啊……是,是吗!”突然被表白令Prompto脸上一烫,他咳嗽了一下佯装镇定,“那当然了啊,我可是完全一心一意对待Noc——”

话还没说完,Prompto的嘴唇就被轻轻吻住了,Prompto呆呆地接受了一个来自Noct的主动亲吻。Noct柔软的舌尖沿着他的唇齿描绘了一圈,然后颇有挑逗意味地退了出来,在对方唇角又啄了一下。

Prompto感觉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返祖什么的……真的……会变得完全不自知地色气呢。




Noct抹了一下嘴唇,忽然很嫌弃很后悔,“……都是胡萝卜味。”





【4】

Prompto选择在前日接受了Noct的吻,他们总是靠得无比近,那么今天他就必须要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什么啊啊啊啊————!!”Prompto蹲在地上抱头大叫,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爱,他觉得很耻。

Noct跪在他旁边,双手撑着地面,猫尾巴好奇地摆动着,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操蛋的局势那Prompto一定会因为看到Noct尾巴骨下面露出的股沟而流鼻血。Noct凑到Prompto跟前,探出舌尖舔了舔对方金色头发里冒出的,黄澄澄的柔软的动物耳朵。Prompto哇地大叫一声坐在地上,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脑袋上的奇怪耳朵,天哪它们好敏感,真可怕。

“是犬类的耳朵。”Noct说道。

“这个返祖现象怎么还会把人传染成不一样的动物啊——?!”Prompto感到人生艰难,不对,现在是狗生艰难了。

“还挺好的不是嘛,你从小到大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有趣过。”Argentum一脸幸灾乐祸地在厨房吧台后面事不关己地调着咖啡,“这个是根据不同人的不同个性而精神上把自己拟成了不同动物吧?Lucis的魔法太可爱了,啊,你们都是魔法少年。”

Prompto瘪瘪嘴,心说我怎么就是小狗了,好像还是金毛犬那种老好人脾气的,我再怎么说也应该是狼狗才比较帅吧。Prompto转头看了看自己屁股后面一条不长不短的蓬松狗尾巴,于是伸手拽了拽,我靠,巨疼。

“不,不过……话说………狗和猫不是不好共养吗,”Prompto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思维有哪里不对,他非常认真地担忧地看向Noct,“Noct……你不会讨厌我的吧……”

Noct还没来得及回答,Argentum就直接抢了话茬,“不会的,幼猫幼狗从小一起养大就不存在仇敌关系了,正巧你俩就是小时候一起长大的。”


好,这个比喻更糟糕,但是好他妈的合适。


“……真想知道Noctis会拥有什么动物的耳朵和尾巴啊……”Argentum用手撑着下巴,一脸向往实则脑内意淫。


Prompto默默把裤子往下揪了揪,把自己的尾巴摆对位置,这时看到另一条细长的黑色猫尾小心翼翼地伸过来,和他金黄色绒毛的犬科尾巴缠到一起。

“不要不高兴……这个症状时限很短的,影响不会太大。”Noct小声说着,他看上去有点内疚。

“我没有不高兴!”Prompto大声辩解,犬科尾巴随之本能地拍打了两下地面。他凑过去非常自然地舔了舔Noct的脸颊,舔完才后知后觉地立刻尴尬——怎么突然好自然地变成了用这种举止表达感情啊——?!



“鉴于我现在孤身一人的寂寞状态,我决定今天出门工作。”Argentum把咖啡喝完,然后起身走向玄关,“你们要乖乖看家哦,小猫咪和小狗狗。小狗狗要多听小猫咪的话,这样小狗狗的哥哥就会从小猫咪的哥哥那里得到好处。”


“再见,快走吧,不送了。”Prompto对于自家哥哥脱口而出的戏段非常怨念。








房门呯地一声关上,一直坐在客厅地毯上的两只兽化青年的耳朵同步地抖了一下。


稍微过了一会儿,Prompto偏过头,他偷偷瞄Noct的神情,感觉对方可能觉得自己拖累了Prompto而有些难过。两人的尾巴正搭在一起,Prompto小心翼翼地动了动,“……嗷呜~”

他觉得狗狗大概是这样叫的。


“……干嘛啦。”Noct被Prompto故意学出来的叫声逗得笑了笑,同时猫耳朵竖起来了一些,稍微有了些活力。

“没什么啊,想看你笑而已。”Prompto转过身子,双手抱住Noct的腰把他揽向自己,然后用鼻子拱了拱对方的脸颊,“我没有不高兴哦!完全没有!这种返祖体验可是王室级别的哎!”

“才不是……”Noct低头笑着,Prompto趁他低头的功夫轻咬了一下眼前灵巧的耳朵尖尖,

“狗狗想亲亲他的猫主子,可不可以啊?”Prompto说道。

Noct张了张唇,而Prompto直接吻住了他,屁股后面的犬科尾巴异常暴露心情地兴奋摇摆着。





随后一猫一狗在地毯上滚作一团,猫毛狗毛沾了一地,春天的时候动物确实容易掉毛,耳朵和尾巴上的毛完全足够祸害一张价格不菲的地毯,而黑白格纹的地毯也丝毫不给金色黑色的毛发隐匿罪证的机会。



之后暂且把地毯藏起来再偷偷洗掉吧。


扑倒自家猫主子的Prompto先生摇着尾巴如是想。





Tbc.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