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很丧的Ad

一朵很丧的Ad

 
   

【15 x v13Noctis】crime

最近肝不动,负能量高,发点存货。

一点片段,看清是15 x v13,15 x v13。

病娇15,精神创伤综合征,重度欧欧西,对不起……

很负能量……就是自己爽的东西。

不甜,很黑,很病。慎重。





就一点小片段。




=============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等价交换的,天使和恶魔没谁更胜一筹,它们抢走一样东西,又送给你另外一样作为补偿。就像Noct将将过去的十七年里,他那轻度的社交恐惧可能加重成了中度,但多亏他漂亮的好脸蛋,总会有人主动来找他搭话,于是他还不算显得太孤僻;或者说他转了学离开了他熟悉的环境,与家门口流浪猫窝里的猫咪们被迫分别,但好在新学校里那个金毛的男生为人还挺有趣,不至于他在新环境里日夜思念着草窝里的猫;还有一件事,他的学习成绩在年级中等偏上,他的确不够用功,只一心想把自己埋没在人群里,于是财产和家世也就称不上是天使给他的补偿了,但这不可否认,他的确轻而易举拥有着普通人没有的富裕生活。


再或者,虽然Noct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之后父亲也死于一场不能算作意外的车祸,但是,慈悲为怀的上天慷慨地为他留下最后一根活命的稻草,一个深爱他的哥哥。



“你今晚要去公司吗?”Noct把头从作业本中抬起来,他的刘海用发卡别着,防止写作业时挡眼睛,这幅模样放在一个高中男生身上显得有点稚气可爱。

他的哥哥从客厅走进来,手指正娴熟地打着胸前的领带,Noct看到竖起的衣领围绕着哥哥苍白的脖颈,哥哥指骨分明的手指捏着领带的结把它慢慢推到喉结下面。哥哥在说话,但是Noct的眼睛紧盯着那微微耸动的喉结,甚至忽略了哥哥在说什么,他头脑中不可否认地,有咬上去的冲动。


“好的,我知道了。”Noct随口应答着,“我会按时上床睡觉的。”


哥哥走到书桌边,摸了摸Noct的头。Noct仰头笑了笑,乖巧又纯善。


相依为命的兄弟绝不是都拥有这样密不可分的情感,Noct知道自己是特例,而他罪恶地庆幸于此。自从家里只剩他和哥哥以后,他的眼神再也无法从哥哥身上离开了。哥哥大他五岁,现在接手了父亲的产业,而Noct还在勤勤恳恳读高中。Noct今年十七岁了,对他表白的男男女女用情书塞满了他学校的储物柜,而他除了满怀歉意地把粉粉白白的信封倒入垃圾桶以后,又怎么能说出口他晦涩的秘密。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只是还没有遇到所爱之人,或者说现在恋爱为时过早。但当他第一次对哥哥产生了性冲动时,他就知道自己再不可能容纳别人。除非哥哥死掉了,消失了,那他就和抛弃他们的爸爸妈妈没有区别了,Noct也不会继续爱他了。


不过Noct自己也没想到,他可以如此迅速且毫无罪恶感地接受自己这种扭曲的心态,只要他不说出去,只要没人意识到。当他在半夜爬进哥哥的被窝里时,如果用颤抖又微弱的声音低低诉说夜晚带给他的不安,那么哥哥裸露的,带着热度的手臂百分百地会轻轻搂住他,温热的双唇贴着他的额头,因困倦而慵懒温柔的声音柔软地安抚着自己的弟弟。Noct把自己深埋在哥哥的怀里,他的手会有意无意地在哥哥身上摸索,这不会引起哥哥的任何怀疑,他善良的哥哥从来不怀疑自己亲爱弟弟的任何动机。

所以Noct总是能得寸进尺,他可以在哥哥熟睡时亲吻他的脖颈,或者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哥哥的唇瓣。如果哥哥醒了也没关系,哥哥会用带着鼻音的低哑嗓音发出软绵绵的笑,然后轻声告诉Noct不要总是胡闹。于是Noct就趁机问他,你会离开我吗,你会丢下我吗,像爸爸妈妈那样。

哥哥会对Noct的这个问题迟疑几秒,就算被问了再多遍他还是会停顿。但Noct望着他的眼睛在夜色里透着薄薄的光,总让人以为他噙着泪。于是哥哥的回答也总是那么温柔,他说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别害怕,Noct。




大概就是因为这句被一遍遍追问而被迫提及的回答里曾经许下不少次的承诺,所以哥哥直到现在还在他身边。


Noct看着自己满是创口贴的双手,如此想着。


而就因为你每一次的回答都会迟疑,所以我从来不相信你。




.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