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很丧的Ad

一朵很丧的Ad

 
   

【v13Prompto x Noctis】non-c MTT



现代兄弟设定的15PN和v13PN,就是和以前non-c一样的设定。

智障日常小段子没有文笔,


主要v13PN,关于v13Noctis十九岁的反差萌。(不是)




———————————————————————





Noct某一天背地里吐槽自己的哥哥,他经常这样做。


“其实我觉得,”Noct把手里的漫画叩在胸口,他舒服地躺在沙发里,看着天花板,“Noctis才二十五岁,却活得像五十二岁的一样。”


“你说什么?”Prot Argentum正在打游戏,他摘下一只耳机朝Noct扭过头。家里只有他们两个。这是一个大周末,Prompto出门买午饭,Noctis依然如旧的留在公司里搬砖。


“我说,他一点也不像个年轻人,”Noct翻身坐起来,托着腮,用漫画书扇着风,“不会翘班,不苟言笑,甚至没什么爱好。”



Prot Argentum把另一只耳机也摘了下来,他把耳机扔到桌子上,挪动椅子转了个角度,“你说谁?”


Noct白了他一眼,似乎不满于他丝毫不严谨的倾听,于是他把接下来的每个词都故意夸张发音,“Your Dealing~”



prot Argentum完全没有被他恶心到,反而很受用地翘了翘嘴唇,“他怎么了,你说他无聊?哦那只是他面对你的时候所做出的表现。”


Noct撇了撇嘴,表示好吧。他懒得和prot 去争执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Noct刚拿起漫画书要看,结果prot Argentum自顾自地讲起来:“我十九岁的时候,在酒吧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



“停停,算了吧,我真的不那么想知道——”Noct用书盖到头上,他对自己哥哥和哥夫那点破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很偶尔的会有那么一两件感兴趣的事,很偶尔而已。


Prot Argentum闭嘴,看了他一眼,


“我想说的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哥哥开重机车有多酷。”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哗啦一转椅子,翘着腿返回去继续玩他的电子游戏。


“重机车……等等,重机车?”Noct抬头,“是我理解的那种……重机车?”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Prompto头也不回。


“…………”



Noct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被套路了。好吧,prot Argentum刚才说的就是Noct很偶尔很偶尔会感兴趣的部分。他那个整天西装革履的哥哥居然考过重机车驾驶证,这是什么反差萌。


重机车哎,那种在Insomnia凌晨两三点会出现在无人高速公路上的发动机呜呜呜招摇过市的拉风炫酷玩意儿。



“Prot ,”Noct在沙发上坐正,把漫画扔到一边,暗示自己非常乐意听prot Argentum继续刚才的话题,“Prot………………”


“你现在又想听了?”prot瞥他一眼。


Noct立刻真诚地点头。


Prot Argentum轻哼一声,一推桌边把椅子转回来冲着Noct,“怎么了,小子,对重机车感兴趣?”


“不,是对Noctis穿西装骑重机车这个画面感兴趣。”Noct就这样大大方方地说出槽点。


“你以为你哥从生下来就穿无聊的正装吗?”prot Argentum一抱胳膊,“我们十八十九岁那会儿,那段时间你哥他刚上大学,不用回家住。他当时的打扮大概是受我影响,嘿嘿,要多性感有多性感。”prot 一脸的回味,“你能想象他穿皮夹克吗,还有很紧的牛仔裤,他去见我时就会穿成这样,太他妈的……操。”


“说一下那个机车,重机车的事。”Noct觉得话题滑向了一个不太适合他们二人谈论的方向,于是他赶紧企图矫正。虽然他已经开始想象自家哥哥当年那个叛逆的打扮,靠,感觉确实很酷。


“对,重机车,他上大学之前就考下来了驾驶证,你知道那东西有多难考,但是Noctis喜欢这个,你肯定想不到。”prot Argentum说,“我当年在酒吧上很晚的夜班。凌晨三点多,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来接我回去。”



Prot Argentum对那个晚上记忆犹新。他在为又一位失恋或失业的失败者调好一杯足够逃避现世的酒水后,衣服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是Noctis的电话。prot按了接通,然后Noctis在电话里告诉他,自己现在就等在酒吧外面,让他收拾好东西就出来。


“还没到我的下班时间呢,但是,Noctis让我现在就走,我又怎么能拒绝呢。更何况,当我出去看到等在门口的他……哇哦,如果我是个女孩,我肯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他说 I Do !!I Do!!”


就算他不是女孩,他也几乎是这么做了。这不能怪他,毕竟那天Noctis的装扮让他脑子发热。Noctis靠在他身后那辆漆黑的重型机车上,正低头一只手按着手机,另一只手里握着一罐打开的听装汽水。他上身穿着敞开的黑色短夹克,里面是黑T恤,领口有细小的骷髅暗纹。prot Argentum从没见过Noctis穿如此招显他腿部线条的牛仔裤,那紧贴的深蓝牛仔布贴合着他的腿型与臀部。prot Argentum动了动喉头,感觉自己不太好。


“顺带一提,我知道其实当年是我带坏了他,后来我们改正了!但有的事实不能改变,比如Noctis那时候和我打过情侣耳洞,他的第一副耳钉是我送的黑曜石耳钉。”

那枚黑曜石耳钉其实很低调,藏在Noctis鬓角的黑色发丝之间不易为发觉,正因如此prot Argentum反而觉得这多了一种性感的私密感,他喜欢去舔弄那枚耳钉,那是Noctis为他在自己身上留下的装饰品,是Noctis隐晦表达爱意的方式之一。


Noctis抬头看见prot Argentum,于是把手机塞回牛仔裤臀部的兜里,他冲prot歪了下头,示意对方上车。



“然后我就冲过去吻他,他嘴里都是汽水的甜味,非常可爱。真可惜凌晨时分街上没什么人,我真想让别人看看,眼前这个漂亮性感的家伙是独属于我的东西。”

Noctis很坦诚地和他拥吻,他十九岁时还没有现在这么矜持,prot Argentum的手抓住他的屁股揉捏着,他甚至都没有躲闪,不然他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裤子。


“他说他不喜欢我在这里打工,因为这样他和我晚上都没有独处的时间。他真别扭,分明也是心疼我,怕我辛苦。”prot Argentum一脸的幸福,而Noct又开始后悔自己让prot讲故事了,什么事情他都能讲出一个成人级版本的,然而Noct真的只是比较在乎那个被一笔带过的重机车而已。



“我坐上他的车,搂着他的腰,靠,他把头盔甩给我的时候真的是男友力爆棚。”prot Argentum捧着脸,表情是那种近乎少女般的崇拜和向往,严重和他的气质不符。


“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多看看他穿那种风格的衣服。而且他以前真的很黏我,还会为我打扮。不过从他大三以后就……所以说学习和工作真的是相当无聊的事,会把人变古板,不过我也很喜欢现在他的风格啦,毕竟衬衫也是可以充满情趣的嘛。”



Noct站起来,他觉得自己真蠢,居然会听prot讲故事,prot除了往他的脸上扔了一把狗粮以外,什么重点也没说,Noct所感兴趣的机车内容在整个故事里顶多出现了五秒不到。


“好的……就先听到这儿。为什么Prompto还没把午饭买回来,我去给他打个电话。”Noct干巴巴地说,然后拿着漫画回了房间。




Prot Argentum乐呵呵地翘着腿坐在原位,看着Noct有些丧气地关了房门。其实prot是个自私的家伙,大多时候他并不乐意分享自己的回忆,尤其是关于Noctis的,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是珍宝,不该被外人知道。就像他不会对别人说Noctis以前真的很喜欢在凌晨三四点钟拉着他去无人的高速路上跑机车,然后他们会把车停在停车带上。对着黑漆漆的夜色点燃一根香烟,Noctis让prot教他抽烟,而prot通常会自己吸一口烟然后去吻他,焦草味道的白烟从他们胶着的唇瓣间漏出来,Noctis的眼睛被呛红,眼泪让瞳孔看上去亮晶晶的,像只小兔子。


当然了,比起这些,更加让prot Argentum怀念的大概是那些他们在重机车上衣冠不整地接吻的时候,Noctis和他身下的机车真是超般配,Prot必须承认那个时候他真是太享受了。他和他的致爱,疯狂的十九岁。



现在轮到Noct十九岁了,时间真是飞快。Prot还正沉浸在自己的怀想里,桌上的手机发出响亮的来电铃声,是Noctis的电话。


其实十九岁还是现在,都没什么分别的。对吧。Prot Argentum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愉快地想。





END.







这个骑机车的梗源于某天看到以前野村的采访里提到Noctis可能经常开重机车。想了想,觉得挺性感的,于是。【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