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很丧的Ad

一朵很丧的Ad

 
   

【v13Prompto x 15Noctis】弱い嘘虫(03

 

 【v13】Prompto x 【15】Noctis 

黑化黑暗垃圾没有三观,请务必避雷,请务必避雷。

黑化黑暗垃圾没有三观,请务必避雷,请务必避雷。


AU的详设请看前文介绍


前文:http://adairsnow.lofter.com/post/1d65c45f_12512f44


更新不太多,就一小段。看不懂其实也....没关系的....!下半段写完大概就,懂了。我再也不写拧成麻花一样的剧情了,还是傻白文比较适合我这种低端选手。


  


01.

  

行李箱里蜷缩着的少女昏迷不醒。

  

Noctis站在Prot Argentum身后,看着他们将行李箱盖上,拉上拉链。他想,自己曾经是不是也是这幅凄惨的狼狈模样。他忍不住想笑。

  

“以后这种事情,就不用特地让我跑来西厂了吧。”Prot在和别人说话。

  

“是,辛苦你了,”对面的男人客气地给Prot递烟,Prot挡了一下,但男人赔笑着也没有把手收回去,“只是这条线是你名下的,你不看一眼,我们也不敢向雇主要钱。”

  

Prot Argentum皱了下眉头,随即颇为烦躁地接过了对方的烟,算是接受了对方的道歉,“老规矩,记住了,千万不能出人命,不然很麻烦,我可不管。”

  

男人满口答应地给Prot点烟,随即眼珠子一转,瞄到Prot Argentum身后的Noctis,“啊,是那孩子。”

  

他笑着想向Noctis更凑近一些,而Noctis紧紧抓住了Prot的胳膊,把自己藏到Prot背后。

  

“已经这么粘Argentum你了,”男人吸了口烟,露出恶劣的笑,“真好哦。”

  

  

  


02.

  

行李箱被装车拉走了。 

  

Noctis陪Prot Argentum站在厂子门口,默默抽完一根凌晨时分的香烟,看着轿车的车后灯在天没亮的薄雾里变成模糊的一个星点。

  

  

03.

    

现在是早上六点,他和Noctis刚从西厂走出来没有多远。

  

Prot Argentum停下来,用一只手将将扶住转角处粗糙的墙面。

  

又是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伴随着的还有喉咙里的干呕,早晨六点的冷风吹得他四肢冰冷,连神志都开始麻木。这种感受并不陌生,Prot曾多次经历。

  

他熟稔地明白该如何自救,但他却没能那么做,他抬不起自己的手,他觉得自己下意识地在等待。

  

Prot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就好像等着谁来救他一样,可明明从来都是他一个人,死了的话,就会躺在脏兮兮的巷子里,等到尸体臭了,才会有人走过来,然后被吓一跳。

  

他想,我到底在等着谁呢,我一定是在等什么人,一个让我养成了坏习惯的家伙。

  


在Prot Argentum顺着墙面跪倒之前,手臂被扶住了,这支撑着他没有立刻倒下去。

   

“你怎么了?”是Noctis的声音,带着点疑惑。

  

Prot Argentum勉强睁着眼,他背靠着墙,控制自己慢慢坐下来。他曲起双腿,把头埋在膝盖上,感觉自己浑身在冒冷汗。

  

“抱歉,歇一会儿。”他蠕动唇齿,艰难地吐字。

  

  

时间在这种时候会无限延长,短短一分钟反应在头脑里却好像有一个小时那么长。

  

  
迷迷糊糊之际,Prot Argentum感到有什么东西轻轻挨到了他的唇边,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人造乳香气味。

  

他下意识接纳了那东西,于是舌尖上渐渐蔓延开浓厚的奶甜味。

   

是一块奶糖。

  

甜味牵引着神志逐渐回归清晰。那过分香甜的味道让他一瞬间感到鼻子发酸,莫名其妙地激发出深切入骨的不知名怀恋。

  

“你的低血糖还挺严重的,”Noctis的声音在身边听上去很轻,“以后也不要空腹抽烟了。”

  

  

等到软糯的糖块在口腔里融化消失,Prot Argentum才有了些力气慢慢把头从膝盖上抬起来,眩晕的感觉有所减轻,他得以勉强看清蹲在他身旁的Noctis——黑色毛绒绒兔子兜帽的阴影底下,一张小小的脸。他蹲在他身前,小小一团,的确像只兔子。

  

然后Noctis站起来了,Prot来不及仰头去看他,但Noctis立刻俯身去拉住他的胳膊,想把Prot拉起来,“这样还不行,走吧,去一趟诊所。”

   

Prot Argentum扶着墙站起来,他反手拽住Noctis,“....回家。”不能去诊所。

  

“死掉也没关系吗?”Noctis的口气听上去异常冷漠。

  

Prot Argentum吃力地笑,“....还有很多比死掉更可怕的事情。”他放开了Noctis,手顺着Noctis的胳膊滑下去,最后没什么力气地垂回自己的身侧。

  

一阵穿巷的冷风,Noctis的手指间被风掠出一小团物什。

  

是奶糖的玻璃糖纸。

  

那在手掌里被揉得皱巴巴的玻璃纸像一只翅膀残破的蝴蝶,反射着巷子里零星脏兮兮的光,趔趄地企图追逐着风,却终究是坠落在Prot的脚边。

 

  

Prot垂头看着那糖纸,只感到心口突如其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他有个秘密,却也不算是秘密,只是没有向旁人诉说的理由。他心口处的衣服内袋里,一直小心地保存着一张叠好的玻璃糖纸。他并不嗜甜,也没有随身带糖的习惯,他唯一可能会吃糖的原因只会是因为他常年的低血糖。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吃掉了那块心口里的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留着一张毫无用处的糖纸,他只知道,自己潜意识里不想弄丢那张糖纸,绝对不能弄丢。

  

那也是一块奶糖的玻璃纸,同样的花纹与图案。

  

Prot还是想不起来是谁惯坏了自己,但是那片收在他心口的玻璃纸却在此刻活了过来,张牙舞爪挣扎着要撕开他的疤,像是一种报复。

   

一只鞋子踩住了Prot面前的糖纸,然后脚轻轻一扫,就把纸团踹到了巷子里不知哪个黑暗肮脏的角落里。Prot Argentum的视线上移,看到Noctis正把腿收回去,唇角微微地翘了一下。

  

  

对,是报复。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