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很丧的Ad

一朵很丧的Ad

 
   

【v13Prompto x 15Noctis】弱い嘘虫(04




【v13】Prompto x 【15】Noctis 

黑化黑暗垃圾没有三观,请务必避雷,请务必避雷。



AU的详设请看前文介绍


明面V13P X 15N,暗面会意一下,其实暗面才是..——】

  


  


01.

  


从天窗外照射进屋子里的阳光生机勃勃,今天白天的天气应该不错。

  

到了这个时节,白日的海边有时会让人有无拘无束的快感,风不会特别冷了,鸟类开始频频留恋于海面。白色的浪与蓝色的海,海水的拍打声,鸟的叫声,无人的海边也不会显得太荒凉。

  

昨晚又是凌晨才回来,回来到头就睡,卧室的推窗忘了关上,漏了一条缝。所以今早醒来,屋子里有一股海的味道,空气微凉,意外地挺舒适。这要感谢今天的好天气,让一个失误变成了难能可贵的美好。

  

Prot Argentum躺在床上,用一只手覆住额头。

  

床头柜上有个医用托盘,里面是一只空了的注射器和小半个玻璃瓶的低浓度葡萄糖。Prot宁愿打葡萄糖也不想多吃甜食,他很久不吃为甜而甜的东西了,不知为什么,他似乎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那种可爱的味道产生了非常抵触的情绪。

  

头顶上水泥面的天花板在阳光的微笼下不会太死气沉沉,屋里因为有了阳光而变得亮堂宽敞,水泥质地的四壁和地面都焕发出一种难得的柔和气息,这里是Prot Argentum的私人住所。

  

Prot偏爱简约冷感的设计,除了灰色的四壁以外,复式结构的屋内大部分家具也都是铁艺风格。大概就是因为钟爱这种风格,所以使得他能住得惯阴冷的地下室环境。当然这里比那间阴郁的地下室要舒服得多了,高过肩膀的地方有一整排可以向外推开的天窗,欢迎风与阳光的到来。

  

Prot坐起身,揉着凌乱的头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还早。

  

宽大的双人铁床的床尾位置,在间隔一个过道的距离处横着一条同样足够宽阔的长沙发,沙发再往前是玻璃茶几和没有烧炭的壁炉。

  

Noctis裹着被子,在沙发上睡得正熟,被子的一角从沙发的边缘塌到地上,露出少年穿着黑色T恤的肩头。

  

他的兔子外套搭在沙发扶手上,两条耳朵倒着向下垂到与地板接触。

  

Prot不习惯和别人同床而眠,他长期养成的戒备性格让他无法适应闭上眼睛时耳边听到其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声,所以Noctis一直睡沙发,沙发很宽敞很柔软,这也不算什么虐待行为。

  

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信息,看来工厂那边相安无事,今天可以不那么辛苦。

  

Prot翻身下床,披上衣服。他关掉推窗的缝隙,让屋里的温度慢慢回升。

  

  

  

  

02.

  

  

Noctis揉了揉眼睛,他偏头看了一眼挂钟,时间接近中午。

  

被子好好的盖在身上,应该是Prot帮他盖好的,Noctis知道自己的坏毛病,他经常会不小心把一半的被子睡到地上。

   

屋里很暖和,他不用穿毛绒绒的外套。于是他慢吞吞推开被子,穿着T恤走下楼梯,来到房子的一层。

   

Prot Argentum正窝在一楼的客厅沙发里吃着披萨看电视。

  

抛开那些工厂里不干净的勾当,Prot活得依旧像个普通人。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Prot 看了一眼站在楼梯口的少年,“今天没有事情要办哦。”

  

Noctis摇摇头,“饿醒了。”

  

Prot笑,冲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Noctis走过去,半倚靠着Prot坐下,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一样贴着主人蹭了几下。茶几上放着刚送来没多久的快餐食品,披萨和薯条都是温的,汽水里的冰块变小了一些。Noctis探身过去撕下一块披萨,在沙发上盘起双腿。

  

电视里播放着午间新闻,Noctis感到无趣,他吃着披萨,倾斜视线来偷看Prot。后者的注意力正放在电视的内容上,手里摇晃着可乐杯,杯子里的冰块碰撞发出一些细细碎碎的声响。

  

国内的新闻报道完毕后是国外的部分,Prot依旧没有换台的意思,他慢慢地消磨着塑料杯里的汽水,似乎不打算再去动桌上的其他食物。

 

  
Noctis将手指上的酱汁舔干净后抽了一张消毒湿巾来擦手,淡淡的酒精气味冲淡了空气里食物所带来的世故感。他抬眼再去看Prot,对方依然眼神注视着电视上走过的一条条新闻,但思绪却不知是否真的停留在这些与己无关的消息上,也许他是在发呆。



        根本不是车


  


  

然后你喜欢的那个人消失了,你深爱他,所以你等同于失去了全世界,你失去了对所有事物的兴趣,变成现在这副颓废的模样。
  
再然后,你为了让伤口愈合,就忘了那个人。

  

把疤缝了起来,假装看不见。

  

假装没有存在过。

  

  


  
03.

  

  

距离生机盎然的夏天还是很远。

  

燥热感或许能代替一些与生俱来的孤独,不过烟味也可以替代燥热感。

  

Noctis咳嗽了两声,他用手习惯性地掩住嘴,然后嗅到自己指缝间的烟草焦味。

  

他也能习惯抽烟了。

  


  

  
04.

  

  

“那颗糖....”

  

“啊,我还有很多,你要不要放一把在兜里,免得下次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很好笑的死于低血糖。”

  

“我是说,这个糖,还挺常见的?”

   

“前几年比较流行而已。我不爱吃这种,我喜欢硬糖。可是以前,我家人还在的时候,家里总有人会买这种糖,买罐子装的,很多,不知道是给谁准备的,明明家里没有人很喜欢吃这个。”

  

“那你为什么要带着自己不喜欢的糖?”

  

“也许你喜欢也不一定。”

  

“什么?”

  

  

“你不怀念吗?”

  

  


 

TBC.




 
 
评论(3)
 
 
热度(19)